媒体访谈

《欧洲时报》访余淼杰:拜登能让经济重回正轨吗?

【欧洲时报特约记者陈婧报道】随着拜登宣布当选美国总统,尽管后续仍面临特朗普法律诉讼等尾部风险,但分析人士认为大选基本终局已定。路透社列举数据分析称,无论最后拜登或特朗普谁执政,都将面临经济方面的巨大挑战。

拜登当选之后会否加大财政拨款舒缓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?中美、欧美间贸易将会呈现怎样的局势?拜登是否会推进加税计划?本期做客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认为,一旦拜登正式入主白宫,新的财政刺激方案可能在明年初出台。此外,拜登政府可能在经济外交方面采取多边主义策略,欧美之间的贸易冲突未来大概率会得到缓解,拜登在中美经贸摩擦方面的态度可能也有所缓和,但在高科技领域打压中国企业、竭力与中国“脱钩”的方向很可能不会改变。

本期做客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:

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、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张明

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、教授 宋国友

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、副院长 余淼杰

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陈凤英

 

财政刺激金额有待两党博弈 预计1万亿到1.5万亿美元

截至目前,美国疫情仍在持续恶化,受疫情影响,美国经济也遭受重创。无论最后拜登或特朗普谁来执政,美国经济都将面临巨大的挑战:经济衰退使得逾1年的经济产值及逾5年的就业增长化为乌有;劳动力比特朗普上任前一年还要少;消费者支出比3月疫情暴发后强,但仍仅回到去年6月的水平;制造业就业仍逊于整体就业形势。美联储决策者预估到明年底失业率在5.5%,高于特朗普刚当选总统时的4.7%,但较目前的7.9%有所改善。

BBC指出,过去几个月,众多经济学家向华盛顿请愿,要求加大财政拨款,舒缓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,但由于共和党人拒绝民主党人提出的开销计划,谈判陷于僵局。拜登上台后,僵局能否打破?

11月16日,拜登与包括通用汽车、微软首席执行官在内的4位商界领袖、5位工会领袖会面,并就经济问题发表讲话时再次承诺,他所领导的美国政府将积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,并在明年推动美国经济复苏。一旦正式入主白宫,他的团队将与企业、工会合作制定计划,以应对与疫情有关的经济低迷。

此外,他还敦促国会应在今年通过财政刺激法案,规模应与此前推出的2.2万亿美元《英雄法案》相当。

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、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明认为,正如拜登所言,一旦入主白宫,新的财政刺激方案将会在明年年初出台,但是这一方案的规模取决于民主党人能否拿下参议院的多数席位。

“目前来讲,如果民主党人能够在参众两院都占多数的话,这一刺激方案的规模可能会很大,但是如果共和党拿下了参议院的话,这一刺激方案的规模可能就会缩小。”张明表示。

随着美国疫情突飞猛涨,经济压力愈演愈烈。近日,拜登选择的白宫幕僚长罗恩·克莱因直言,虽然很多事情的确要等到拜登正式就职之后才能做,但促进两党在财政刺激上妥协显然不是可以等的。

在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、教授宋国友看来,共和党也有推行经济刺激方案的意愿,虽然特朗普没有连任,但是在拜登民主党的众议院的配合之下,应该会通过经济刺激方案,同时,共和党的一些要求也将被纳入其中。

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认为,参议两院虽然未就财政拨款的金额达成一致,但双方仍有妥协余地。预计双方博弈将持续到明年年初。“预计规模会在1万亿美元到1.5万亿美元。”

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、副院长余淼杰指出,如果在当前的形势下,拜登一定要通过这一开销计划来投入抗疫,可以采用总统紧急法,因为当前美国疫情不容乐观,启动总统紧急法师出有名。

欧美贸易摩擦或缓解 中美贸易尚待观察

特朗普在任时采取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,使得中美、欧美间贸易摩擦不断。拜登上台后,中美、欧美之间的贸易格局将会呈现怎样的趋势?

宋国友认为,拜登上台之后,贸易摩擦会有所好转,特别是欧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会因为特朗普没有连任而得到很大缓解,但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还有待观察。

张明认为,拜登上台后将摈弃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外交姿态,重新拾回多边主义外交策略,重新充当全球领袖。此外,与特朗普相比,拜登对俄罗斯、土耳其可能会更加强硬,对伊朗可能会更加温和(重返伊核协议)。同时,与特朗普不断“退群”相比,拜登可能会重新“入群”,例如重返巴黎气候协定谈判、重返WHO、重返TPP与TTIP谈判等。并且会很快致力于修复与欧洲主要盟国的关系。

“中美经贸冲突未来会长期化和持续化,可能会有一些新的方式来演进,但是美欧之间的贸易冲突,未来可能会大概率放缓。”张明表示,拜登政府将会更加重视采取多边主义策略对中国施压,例如联合欧洲、英国、日韩、澳新等盟国,以及一些新兴市场大国,例如印度,集体向中国施压,因此,从经济、外交方面中国未来面临的环境,实际上可能会更加的恶劣。

余淼杰认为,稳定外贸是疫情缓和之后的外拜登的重要政策任务。拜登将优先考虑美国和欧盟之间的贸易关系,一方面是因为中美经贸关系已经达成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。中美并不存在急于进行新一轮谈判的压力,但美欧之间目前压力更大,如果拜登暂时不考虑中美之间的贸易,那就意味着,美国依然对中国出口征收高关税,只不过按了一个暂停键,并不是停止键。因此,从这个角度来说,拜登上台后,短期中美贸易并没有明显改善。

“当然如果等到明年中美经贸合作更加顺畅的话,有可能会存在着中美的第二阶段的贸易协议,当然从长期上来看,美国把中国定义成为战略竞争对手的基本方针是不会改变的。”余淼杰认为,在拜登任期的第一年,是中美经贸谈判的第二年,拜登任期的第二年,有可能出现新一轮的经贸谈判,因此,拜登在任期的前两年中,中美经贸关系应该是还是能够找到一个和解和共识。

陈凤英认为,欧洲与美国的贸易很有可能会达成一个TTIP的新版,中美的合作交流空间将会扩大,但是贸易战不可避免。

随着近期RCEP的成立,中国与欧盟很可能达成新的投资贸易协议。业内人士认为,加入RCEP虽不能完全抵消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的负面影响,但减缓作用明显。

而随着中国与周边国家的贸易往来将进一步紧密,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也会被大大地强化,这一定程度上也打击了美国遏制中国的计划。

重塑美国税收政策 加强科技企业监管

当前,美国收入不平等问题处于50多年来最严重的时期,自由派为此正推动对富豪加税。据悉,拜登曾表示,将要重塑美国的税收政策,进一步缩小深深困扰美国人的贫富差距问题。

美国联邦预算委员会在7月30日就拜登的税收政策发表了一篇分析报告。该报告评论认为:拜登的税收计划将在未来十年内大幅增加美国联邦政府的税收收入。新的税收增加几乎完全由高收入的家庭承担,并且可能会适度减缓经济增长的步伐(缩减0.2%到1.5%)。

在推进加税计划这一问题上,宋国友表示,推进加税计划是拜登的承诺,同时也是民主党相较共和党一贯的理念,即用高税收来增加政府收入,同时来补贴穷人或是发放福利,因此拜登执政之后,应该会推行这样一种增税措施,至于能不能取得成果,或者能不能完全增税,还要看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的意愿。

“在上任初期,拜登未必会很快地推进加税的计划,过高的税率会影响经济增长,但是适当的税率可以提高中低阶层的收入,这对经济增长是有利的。”张明表示。

余淼杰认为,高税率并不见得就会损害经济,也不一定会带来高的财政收入,这取决于美国的劳动力供给曲线的敏感度,换言之,只有税率达到最优税率时,才能够缩小贫富差距,降低社会矛盾,促进经济发展。

陈凤英直言,美国的问题是结构性问题,贫富差距的问题即便给拜登8年时间也是解决不了的。除非有次革命,但这样的革命在美国似乎也不太可能发生。

近期,脸书、推特、谷歌三大科技巨头屡屡因隐私和内容监管问题受到国会质询。特朗普在任时一直呼吁加强对科技企业的监管力度。此外,欧盟正持续加大对大型科技企业的监管力度。拜登会选择加强管制科技企业吗?

张明认为,针对这种高科技巨头的垄断,比如在数据方面的垄断,实际上其实全球范围内可能未来都会加强监管,在这方面欧洲国家走在前列,中国可能也会很快跟进,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上台,最后可能都会出台对于高科技互联网巨头,更加严格的监管措施,这是大势所趋。

宋国友指出,对高科技企业的调查,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时,就已经开展得较多,因此,拜登上台之后应该还会在这方面有所加强。

余淼杰认为,拜登也会更好地执行反垄断法,防止企业过于庞大,出现垄断的情形。

本文来源《欧洲时报》